杨瑶光

决定去积累见识
因为只有点子远远不能表达我所想的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6 尾声

※OOC

※处女作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6 尾声

        你偷瞄到了。

        那块闪着诡异光泽的徽章真的很难让人移开目光,你想Sans也是这样,因为他趴在窗台前对着那个徽章发了好久的呆,逆光让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你还是感觉气氛有些沉重。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在今晚你会实现一个迟迟未履行的约定,折出苏菲的纸飞机,然后Sans就会答应你的一个请求。感到脸上有些发烫,你喝了些水给自己降温。

        话说起来Sans今天话格外的少,基于经验,他应该会在你闲着的时候笑眯眯的和你聊天,夹杂着很冷但是引人发笑的笑话,像是今天这样发这么久的呆有些反常。

        也许是因为今晚就要被迫实现一个人类的愿望?

         不想了不想了,Sans想发呆就给他空间发呆去吧,不打扰他,先忙自己的纸飞机去。

        Sans也不算完全在发呆,他在静静回想昨晚回到伊波特山发生的事。

        他瞬移到了自己那间有个垃圾龙卷风的卧室,裹着外套躺在床垫上,歇了一会开门走出卧室,映入眼帘的不是温馨的色调,而是一片狼藉的鬼样子,家具破破烂烂,到处散落着魔法残留的痕迹。

        完全不想评价。

        结界被打破后的那抹夕阳带来了黑夜,也带来了不速之客。

        怪物们看到黑夜降临,决定先回到地底整顿一下,等天亮再开始看步走步的生活。小小的人类留了下来,会成为怪物们与人类交流的大使,可他还是太小了,许多人类的事他还不清楚,作为大使来说基础有些贫乏,还需学习。这左右为难的情况让怪物们也很为难,未来是有希望的,只是有些艰辛。

        就在这样低沉的夜晚,术士的后裔攻击了地底。怪物们被迫分离,隐藏起来,仅用有限的古老手段通讯。

        还好Boos级怪物都照顾好了怪物居民们,没有任何伤亡,只是要再进行什么动作就有些太危险了,于是暂且休养生息,等待着术士们的下一次袭击。

        与屋子做了告别后他瞬移到Papyrus在的隐蔽点。

        “WOWIE!SANS你回来啦。”Papyrus正在隐蔽点做他的意大利面,Frisk在一旁照看着,保证不出什么问题。

         "嗯哼."Sans走到Frisk旁边,对他示意出去聊聊,人类心领神会,放下手中的厨具去洗洗手。

        "兄弟,现在我和人类有点事情要谈,你能等下次再做意大利面吗."

         “没问题。”现在Papyrus看起来和地下的Papyrus不是一个骨一般,有些像受挫后懂事了点的孩子。

        "谢啦兄弟."随后人类和矮骨头走出帐篷,在门口的不远处吹着冷风。

        “Sans,有什么事?”决心脸中透露着担忧,也许他是想起了那次重置,许多次重置的开始。

        "再重置一次,在我死了的时候,这是这条时间线的最后一次."

        “嗯。”

        你跟着某站上的教程做出了纸飞机,说实话,没什么实感,有些太简单了,还有些不太想做,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架纸飞机你就会很伤心很伤心。

        电脑右下角显示下午19:32,已经入夜。

        为了应对各种状况你去好好的梳洗了一番,还换了套衣服,之后就坐在书桌前读起书来,等待着Sans来叫你。

         敲门声把你拉回现实,Sans倚在门口,"heya,kid.打扰你了吗."

        “没有,该走了是吗。”

        "是呀."Sans走到你的身旁,一手搭住椅背,一手拿起桌上的纸飞机把玩,恶趣味的把你困得不知到把手放在哪个地方好一些,脸红的和西红柿一样,紧张的摸摸头发,或是摸几下自己的脸企图降温。罪魁祸首看到你这样手足无措在心里轻笑了一声,虽然多戏弄你一下也不错,但还是留着下次吧。

        “shall we?”他合上左眼,像个绅士一样伸出一只手邀请着你。

        试问何人能拒绝心上人的邀请呢?

        你把手搭上他的手,他这次没戴手套,纤细手骨传来丝丝凉意,接触的部分反而有些发烫。

        他反手紧握住你,用他独特的嗓音低声提醒:"做好心理准备,小姐,我们即将起程."

         "3."你还未从接触心爱之人的狂喜中清醒过来。

         "2."你有些紧张,下意识握紧他的手,紧闭着双眼,看不到他的表情,应该是在偷笑吧。

         "1."微凉的骨头都被你捂热了,丢脸。

         "0."意识化于无形又重归躯体。

         "到了."

         脚下的土壤发着荧光,四周的空气清凉,这儿是瀑布。在游戏中只能意淫一下的美妙场景此时此刻是真实存在的,不可言喻的美妙。

        “Sans。”你不经意的说出了他的名字,他微微眯起眼来笑着看你,在蓝光的映衬下更加动人。

        "我在."

        你赶紧回想有什么话题可以改善这尴尬的处境,显然,有一个特别合适的,“我为什么总是做噩梦,还记不起噩梦的内容,这太反常了。”

        "..."他眼眶漆黑,"有人杀了你,然后frisk重置了,你记不起来的."

        “为什么。”

        "你对怪物来说,是重要的."

        “谁要杀我。”

        "术士的后代,他们杀你的原因我不清楚."

        你看着一旁的河流不再说话。

        "你不会觉得很难受吗."

        “会啊,不过是接受能力强一点点罢了。”也猜到了一些,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纸飞机给我吧,让我们履行约定。"

        "好."他把你落下的纸飞机递给你,你接过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你很紧张啊."Sans把手搭在你肩上,试图让你放松一些。

        “唔,谢谢。。”你端详纸飞机,也不急着把它飞出去,突然灵光乍现,“Sans,哈一口气。”

        小胖子看着纸飞机无奈的笑了笑,"我可是骷髅啊,哈不了气的."

         “没关系。”

         "welp."

         骷髅张开嘴对纸飞机头做出一个哈气的动作,你有些看愣了,原来是可以张嘴的啊。

         "kiddo?"

         “嗯?哦哦纸飞机”,你把纸飞机扔了出去,它一直向前,一直向前,突然停在了一片黑暗中,转而是巨大的闪光,照亮了整个洞穴,发光的小石头也显得黯然失色。

        Sans把愣住的你扑倒在地,紧抱你以防你受到更多的伤害,你可以看到魔法在他背后留下一道道尾巴,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他喘息着,在你耳边呢喃,你听到了,你哭着大声回应他,而他化作尘埃,尽最后的一份气力把你瞬移到了Frisk面前。

        梦醒了,台灯把作业照的亮亮的,仔细一看是初中的内容,你回溯到了第八个人类掉落到地底的时候。

        也许这件事发生过很多次,你想这次是很幸运的,因为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Sans死了。

        在他说一定要回来之后死了。

        悲伤从心底冲出来包裹了你,你忍不住嚎啕,哭着哭着你摸到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比起那抹魂牵梦绕的蓝灰了一点,呛人了一点。

        你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帮助怪物们。



        “今天怎么样。”

        “正常。”






好不容易把最喜欢的部分写出来了,却发现属于纸飞机的那份感觉也跑得差不多了,鸽子鸽到最后一无所有
不是很喜欢这次的发挥,如果你能喜欢我真的很高兴
谢谢
没了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5

※OOC

※处女作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5 幕后

       夜晚的烧烤摊散着一股烟火味,大棚下光着膀子的豪爽汉子拿着啤酒与友人吆五喝六,小姑娘结伴围在一起愉快的笑着,老爷子们起了一桌谈天说地,处处都是人,你和Sans也在人群中。

       “你们晚上聚在一起在外面吃这种叫做烧烤的食物,真不错。.”他边用番茄酱往他点的烧烤上淋边说道,“和番茄酱配起来也很美味.”

       “哈哈是啊,微妙的平衡。”烤肠撒上孜然辣椒再加上番茄酱,莫名熟悉的吃法。“你们晚上不怎么出门吧。”

       “晚上出门不是很好,我没事就会待在家里.”他咬下一块肉,调味料粘在他的嘴角上,本人却丝毫没有要擦的意思。他人类的样子很有意思,有三十三岁大叔的感觉,圆滚滚嘴角带着笑意,气质很适合站在街上给小孩子发气球。

       Sans看着你紧盯着他的样子,双眼惬意的眯起,里面流淌着爱意。户外的风吹动你的高衣领,颈部优美的线条时隐时现。有很多时间线里你都是这样饱含爱意,他都是这样任你欣赏,偶尔做出回应,像是现在这样,正对上你的眼神,也看着你。

      你哪遭受得住呢,于是赶紧将目光移开,假装在看别的什么风景,却时不时的瞄他几眼,见他还在看你,终于放弃了撑架子低下头去红了整张脸,再抬起头来偷瞄发现他还在看你,沾着调味料的嘴角上扬,你又快速地遮住脸,同时拿起一张纸巾递给他。

      吃完烧烤时再看看表,一点。

      “我去结个账,稍等一下”。
        "嗯."
        “共xxx元。”
        呜哇,小贵,但是值了,夜晚和Sans撸串什么的,太值了。“谢谢惠顾。”你穿过拥挤的走道,回到桌前,满足的叹了口气。
         “今天真不错呢,还好这边的烧烤味道还不错,下回我们自己烤着吃吧。”你边说边收拾着桌上还没开的几听啤酒,拎出一听递给了Sans,“回家的路上喝吧,你刚刚吃的时候一听都没喝,如果是担心会醉的话,不会醉的,我未成年的时候喝这个都不醉。”Sans接了过去,轻叹一声,"好吧."
        你们走着回家,边喝啤酒边闲聊着,他喝的很少,基本上是你在喝,也不知道他在顾虑什么。
        冷风拂过衣襟,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四下无人,24小时便利店的灯光打在水泥墙上。
        父母也总是说不是吗,这种时候要小心脚步声。
        所听见的除了风声和拖鞋声再无其他,因个人习惯从不发出太大的脚步声,上楼时只要是不那么敏感的感应灯都没有办法被你唤醒。身后的路灯拉长了人影,空空荡荡的水泥地上只映着你和Sans的影子,待你再睁眼闭眼时又多出了一个人影,没有声音。
        向背后一看,灰色的袍子从头盖到了脚,本来只是有些诡异的服装此时却显得具有侵略性。你看到他之后浑身僵硬,冷汗直流,像是猎物被猎人压在地上正要被刺死的感觉。余光中Sans已经正对着灰衣人摆好架势。酒壮怂人胆,你僵硬的身体借着酒劲暖了起来,随后是大脑快速的分析,Sans确都没确认一下就摆起了架势,他们肯定认识,捂这么严实说不定见不得人,那就是身份很神秘。。。噩梦,第一反应时的恐惧,灰衣人不是冲着Sans来的。
        “你是冲着我来的吧,然后我才会一次次的从噩梦中惊醒,感情是预知梦预知到了今天。”游戏里的老套路,肯定是被杀死之后重置了,导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不过重置不能说出来,万一人家不知道呢。这样一想Sans的承受着多少压力啊,怪不得不喝酒。
         "小鬼,别说话.保护好自己."Sans背对着你,把你揽到身后。
        “。。。。。。”你什么都干不了,你也不清楚凡人之躯为什么会被盯上。你只是不甘心的狠狠的攥紧自己的衣角,无力的流着眼泪。
        一只手握住了你的手。
        是Sans。
        他仍旧背对你,但是握着你的手十分有力,让人安心。
        随着手力度的突然增大,你的意识消散,重组,再往刚才的位置一看,原来灰衣人冲了过去,手中持着一把刀。
        "我可是和你们打过很多次了,在梦里."Sans的语气不同平常的懒散温和,变得更加的有力。"而你们还是第一次和我打,我真有优势啊."
        他侧面承认了重置。
        层层骨刺拔地而起,困住了灰衣人的各个方向。意识再次消散重组,出现在了灰衣人眼前。Sans拉着你步步向灰衣人靠近。
        "你是什么组织派来的."
        灰衣人保持着沉默。
         "......"
         你也想叫灰衣人开口,想帮上Sans的忙,于是越过了Sans。
         你刚从他背后露出一点时灰衣人就迅速的架好了刀,Sans惊恐的拉着你的手,想把你护起来,可是没来得及。
        黑暗中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像是嘶吼又像是咬牙切齿的暴怒。
        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你很清楚,自己又做噩梦了,可是这次感觉很对不起很对不起谁,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Sans赶紧进门来做到床边安慰你,抚摸你的额头,你则是带着哭腔对Sans说对不起,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他每一次都把头埋下去,一次比一次深。待到你开始哽咽,他把你轻轻的扶了起来,抚摸着你的背,让你顺顺气。此时你早已没了哭的心思,断断续续的说,“我..忘了很重要的事..直觉告诉我...你知道...告诉我...”你紧紧的抱住他,感受着骨骼的硬度,“告诉我...你很难受吧...”
       "我不难受."
       你听到这句话之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依偎在他的肩头上,寻找着闹钟呼之欲出的答案。他也在想着,想着你死后的场景。
        “哈。”灰衣人得意的笑出声。
        "......"Sans合上你遗体的眼睛,把你背到了背上,安顿好后扭头看向灰衣人,变出一根骨刺,就像是在箱子上插剑的魔术师一样,将骨刺刺向了灰衣人,“咳。”
        "你是哪个组织来的."
        第二根骨刺。
        "你是哪个组织来的."
        第三根骨刺。
        事不过三。
        骨刺从灰衣人脚下升起,从下方刺穿了这个并不够格的刺客,Sans确定死透后收回了弹幕,搜刮起灰衣人的遗体。
        "这是给我派了个新人啊."
        在他手中的是远在怪物们还在地上的时候就有了的魔法协会的标志。
         “折出来纸飞机后告诉我吧,就都告诉我吧。”

         "好."

 

咕咕咕

让角色自己动起来真的很难

喜欢的话请留下一个小蓝手

番茄芥末!番茄芥末没人冲吗!

(流下了没沙雕表情包的泪)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4 掩藏

※OOC

※处女作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4 掩藏

       *那个约定成了你们之间的纽带

        你结束一天的辛劳,骑车回到了小区。已是深夜,四周静悄悄的。走进大楼,脚步声唤醒了昏黄的声控灯,你停在电梯前,按下按钮,等着电梯降到一层。

        随着等待时间的增长,声控灯自动关闭,红色数字在黑暗中闪烁,就像初遇的那一天夜晚。

        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sans一直借住在你家客房,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没有什么垃圾龙卷风出现,真是令人好奇。

        明亮的白光落下,你进入电梯间,看着电梯门关上。右侧墙上的那幅环保宣传画你已经注意到很久了,上面的纸飞机像是提醒着你约定还没实现的事实。其实纸飞机已经折好了,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没有告诉他。

        但你们飞过一次纸飞机。

        也是深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看到客厅的灯还没关,你心疼起了电费,于是走到客厅去关灯。没想到的是懒骨头抱着一本你的书在沙发上睡着了,胸腔平缓的起伏着,茶几上还有一瓶番茄酱,看起来像是想等你回家,结果自己熬不住先睡着了。你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拿了一块毛毯盖在他身上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你一屁股坐在靠背椅上,长叹了一口气,烦躁的挠挠头后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美国规格的信纸端详了起来。

        被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飞的最远的纸飞机——“苏菲的纸飞机”,就是用美国规格的信纸叠成的,它的叠法也很简单粗暴,你完全可以叠出来,但你还是把纸放了回去,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

        Sans被持续的键盘敲击声唤醒,刚打算起身就发现了那张毛毯,再看看表,夜晚两点。他支撑着起身,把沙发收拾好后倚在你的房间门口,探出来半个脑袋看着你。

        你身上都是谜团。

        他搞不清楚为什么那个灰衣人取下你的脑袋后有那么多条时间线闪过,其中有很多的你,太多了。他狠推骑在身上的灰衣人,灰衣人没料到Sans有这么大的力气,措不及防的被反骑了。Sans没说什么,他脑中满是关于你的各种可能性,随手唤出一根骨刺刺穿了灰衣人的脑袋后就抱着你的尸体瞬移走了。

       只留下满地血污和咣咣敲门的领居。

       这条时间线完了。

       但是他不在意。

       Frisk后来回忆起来还是很害怕,他本来在睡觉,突然就感到不妙,一睁开眼就是冒着蓝火,抱着一个无头尸和脑袋的微笑垃圾袋,吓得他当场表演了一个垂死梦中惊坐起。

        Sans没什么心情顾及Frisk的感受了,"读档."Sans的字体无意识加粗,他抱着你尸体的手也更紧了。他不笨,他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未来是怎样的,他必须挽回这个未来。

        看着你从公车上一脸懵的醒来时,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他俯身凑在你的耳旁,"嘿kid."

        你手吓的一拐,视角直接飞到了天上去。不解的扭回头去看他,却差点亲上,你连忙捂住烧红的脸,把头埋了起来。

        "heh,别打游戏了,回头我们可以一起玩."他把你的耳机摘下,"现在不如先出去散个步,然后回来再洗洗直接睡,怎样."

        你点了点深深低下去的头。

        一只有些坚硬的手搭在你的肩上,一些无形无色的东西包围了你,温暖得像水,又像空气。

        意识破碎开来,又瞬间重组在一起,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脚下已不是家中木质的地板,而是悬崖下闪着银光的大海。

        海风迎面而来,清爽的凉风吹走了你的慌张,使得你抬起头来,一赏美景。

       深夜的大海发着微光,反射了月光的部分像是深蓝色丝绸上的钻石,地平线处海洋与天空混为一体。

        太震撼了。

        旁边响起了纸的声音,原来是Sans在折一架纸飞机,用的是那种最经典的折法。

        折好后他看着你笑了一下,叫你朝纸飞机尖哈一口气。

        你笑了一下后照做了。

        Sans胳膊一甩纸飞机就飞了出去,没一会海风就叫它转了个方向,直直朝下的冲了下去,眼看着要扎进水里了,一股蓝色的魔法救了它。

        "这样就不用担心海风了."他挥手让纸飞机贴着海平面飞了出去,然后用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到了你的手里。

        你攥着纸飞机从悬崖边上站了起来,哈了一口气后也一甩胳膊把它飞了出去。“Sans,”你张开双臂,望向天空,“你为什么不回去。”

        "回哪."

        “怪物那边。”

        "......有些原因,我不能回去."

        “......”你又坐到悬崖边上,荡起了双腿,“我没有看到过任何关于怪物的报道,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

        “除非你们没有进行任何动作,被迫躲起来了。”你转头看向望着大海的骷髅,“然后你是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不能回去。”

        他的眼眶黑了下去,看起来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纸飞机又向海栽了下去,蓝色的魔法又一次让它翱翔于空中。

        沉默。

        "kid,"Sans认真的看着你,"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和你说,我们还需要再等一会。"

        “......”你也看着他,攥紧了自己的衣领。

        他的指尖停留在你紧皱的眉头,试图让你放松下来。

        "别急,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我信任你,你也信任我,好吗."

        “好。”


        我终于知道写什么了,太艰辛了,在这咕咕的漫长日子里又有好多根头发搬家了Orz

        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小蓝手和评论让我知道这次还可以

        以及感觉哪些地方不够充分请一定要提出来,对于我来说指出不足评论是最珍贵的!

        谢谢!

【SF】那对情侣今天虐爆了我——520.521有感

※OOC

※520.521的所见所闻

※我咕咕咕的原因是被打击了

        你好,我只是个在学校底层逐梦的无名小辈。今天是中国情人节5月20日,我的逐梦人生被打击到了。

        在夏天,学校的水房就人满为患,寸步难行。这个时候有个特别有劲的骷髅挤了进来,嘴里还大喊着" Bro!Where are you!"

        平常我们学生会自动回避这些新来的怪物学生,但在水房这种争夺生命甘露的地方,谁都没有让出路来让他找他bro。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只蓝袖子随随便便地拽走了我眼前的怪物大使,本来表情挺平和的人,此刻满脸写着懵逼。我万万没料到的是后面的人看到这个空位都往过挤,我实在是稳不住下盘,被连推带挤的挤出了水房,“我水还没打到…”,空着的水杯仿佛我的躯壳,渴望着水又得不到水的样子,实在催人泪下。

        “啊。”骷髅和怪物大使的声音传入耳内,看来我和他们在差不多的时候出来了,可眼前这一幕让我身体中剩下的水分变酸。

        洁白的指骨紧握着怪物大使肉感的手,他们两人的身形渐渐僵直,尴尬爬上他们的脸,变成红晕。

        据我所知,目前没有任何的跨种族情侣。这应该只是个偶然,我抱着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默默走开了。

        终于,漫长的上午过去了,到了正午放学的时候。我乘着巴士回到自己的偏僻小区——一个只有和蔼老人和新搬进来的怪物居住的小区。好巧不巧,刚下了车就看到怪物大师和骷髅坐在路边长椅上。

        没看见没看见,我屏蔽了他们之后走向路边小卖部安排今晚晚餐。但愉悦的走出小卖部后,我还是忍不住看向他们。

        怪物大使拆开手中棒棒糖的包装,含了一会儿之后就做出一副太甜了的表情,便把棒棒糖嫌弃的递给骷髅。骷髅很自然的含住了棒棒糖,还可以很明显的看到白色的棍子打了几个旋,但他也皱起了眉骨,做出一幅太甜了的表情,于是把棒棒糖回敬给了怪物大使,后者只能无奈的又含住棒棒糖。

        这他。。。母胎solo至今的我在心中祝福他们,但又很酸的骂了一句脏话,这该死的情侣,太令人矛盾了。

        我就这么生着闷气,头也不回地回了家。

        次日,5月21日。

        我整理好疲惫的身心重返校园,但在上楼梯的时候又碰到了那对熟悉的身影——骷髅和怪物大使。

        他们手牵手并肩向上走着。

        牵手的态度十分坦诚,没有任何遮掩。

        洁白的指骨紧握着怪物大师肉感的手,十分坚定的握着怪物大使的手,怪物大使也紧紧回握他的手。

       心中五味杂陈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祝他们幸福。





——碎碎念——

真的,这个日子好多情侣啊,打个水也有好多情侣啊,到处都是情侣啊。

就我没对象,哭都哭不出来。

个人还是很倾向于这种平常的恋爱,偶尔讲点情话啥的w

(太坎坷对自己的胃也不好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3 纸飞机

※OOC

※处女作

※大概是华北地区

※该章写完的感受:你们关系突然好了很多,没那么尴尬了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3  纸飞机

        公车带着你们到了中心公园。

        这是今天第二次坐公车,伴随着你的并不是想不起来的诡异噩梦,而是香喷喷的热狗和双关笑话。

        幸福就是这样的吧。

        这样想着的你看向Sans。

        "咋了kid,难道这巨大的彩色LOGO就是你这最美的地方?"他双手插兜,挑起一边眉骨,宛如大爷,你被逗笑了。

        “当然不是,跟我走,漂亮的还在里面。”

        潮湿的风吹着你们的衣服,天也阴沉沉的,看起来马上就要下雨了,但你的好心情和傍晚粉紫色的天空一样,使这一切看起来美不胜收。

        Sans看起来很惬意,双眼微眯,慢悠悠的跟着,享受着雨前的风。

        你知道走下楼梯后右拐,有个第二漂亮的地方——紫藤花架。

        在到之前你故意停下来等了等Sans,他疑惑的看了你一眼后马上会到了意,和你并肩走着。

        "看来你对接下来这个地方很喜欢嘛."他说。

        “是,但只是第二。”

        话音刚落,你们绕过拐角。紫藤花架出现在视野中,尽情展示着它身上的紫藤花。

        雨前的紫比平常的紫还要好看,是干净的紫,含蓄的紫,艳放的紫,水灵的紫。

        Sans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紫藤花。你也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和紫藤花。

        你的思绪开始飞出躯体,细细品味着这一下午与他的相处,突然一个没由来的念头打断了你的回忆:

         “飞得最远的纸飞机怎么叠?”

        "嗯?kid,你想知道能飞得最远的纸飞机怎么叠?"他被刚刚那句你不小心说出的自言自语唤回魂,也没有抱怨什么,只是掏出一只手,摸着下巴思索,一段时间后他合上双眼,"抱歉,我不知道,也许你能研究出来?"

        “嗯……”你因为刚刚不小心打断了他而感到抱歉,“不看了吗?”

        "时间还长,以后可以再带我来看啊."Sans用满不在意的语气回答你,"你说这是第二美的地方,那第一美呢."

        “再走一小会儿就到了。”

        你们再次走了起来,穿过了一层层绿色植被后,看到了那个第一美的地方——

        一个有象牙白色桥的小湖泊。

        雨前的空气,湖的气味和植物的味道混在一起,伴着风袭卷了你们,是让人惬意舒心的味道。

        你站在以前来最常坐的长椅前招呼着Sans,“看够了可以坐下哦,这里有长椅,看风景的角度也不错。”

        Sans应了一声后就去绕着湖闲逛了,你坐在长椅上等他回来。

        看着他走远后你不安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确认一切都是现实,然后看了下手上的表,即将入夜。
         不禁担心起来,万一Sans突然就走了呢。
         “不会的。”
         万一他突然就消失了呢。
         “不会的。”
         明知这些事情不会发生的你还是做着心理准备,同时数着他离开了几分几秒。

        1分钟。  他应该还没走多远。

        3分钟。  有可能是哪朵花留住了他。

        6分钟。  得了吧,湖旁边的路可长着呢,不能马上回来的。

        10分钟。  他有可能看到了钓鱼的老人。

        15分钟。  也许他在那个不怎么好看的石碑前停留。

        18分钟。  石碑前面还有个石龟呢。

        21分钟。  大概走到种着荷花的长廊了吧。

        26分钟。  别急,还有横梁上画着古画的那段长廊呢。

        34分钟。  那里有个专门放了假山和沙子的小小公园,他也许停在那里了。

        40分钟。  他回来了。

        本来漫长得好似一个世纪的40分钟,在他回来后突然变成了一瞬间,他的出现让你的心急如焚终于得以平复。

        “怎么样,这湖周围也不错吧。”你其实还挺高兴他走了这么久。

        "不错,让人舒心."他坐到你的旁边,看着眼前象牙白的桥,"只是还没有走过这座桥,上面好像还有亭子."

        “想现在上去走走吗。”

        "可以."

        你们两人便站起来,向桥走去。

        桥太平淡了,没有任何可以吐槽或是赞美的点,这使你们在到达桥中心的亭子前一语不发。

        到了亭子之后,你倚在栏杆上望着湖,Sans也效仿着你,趴在你旁边。

        一缕清风拂过你们二人,是之前感受过的,混着雨前空气,湖的味道和植物味道的风,让人安心。

        “呐,Sans。”

        你望着湖中的远方,“如果我叠出来了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纸飞机。”

        你扭头看向Sans,他也看向你,“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怎么样。”

        "好啊."

        感觉不错的旁友们请点个小蓝手,觉得哪里有欠缺的旁友们请留个评论(。◝ᴗ◜。)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2 X→R→L

※OOC

※处女作

※大概是华北地区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2  X→R→L

        你们站在某小区大门口前,吹着傍晚清凉的风。

        你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那是我家在的楼。”

        "很有情调的小区,花很多."他摆弄了下景观中的月季花,宽松手套和袖子之间隐隐约约的露出一点肌肤,令人浮想联翩。你红了脸,别过头去。

        "公寓是吗."见你不说话,他便开始找一些话题。

        “差不多吧,毕竟中国没那么多地方给中产阶级盖别墅。”

        " '骨' 感的现实."他收回摆弄花的手,看了下左腕的空气手表,"看起来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你开始考虑哪些菜很好吃。

        "难到我了kid,我什么都行."

        “好,那就等回家之后看看有什么食材吧。”你们在楼前停下,“有什么饮料想喝也是可以和我说的。”

        "ok."

        进楼后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电梯,按下按钮。

        电梯前的小空间在这时候会非常的黑。

        现在你和Sans站在电梯前,在这黑暗的空间中,只有红光随着数字的变化而闪烁。

        你看着他,现在他的脸全被红光照亮,用魔法化出的白色皮肤像是被染上了红晕,专注地看着数字的样子,非常可·爱·。

        他看向你。

        "怎么了?不喜欢人类的形态吗?"

        “没有,只是觉得很好看。”一言难尽的好看。

        "嗯——好吧."

        电梯门打开了。白光代替了红光。你们走进电梯。

        "几层,我帮你按."

        “九层。”你心中默数家里的调味料,开始考虑晚饭。“对了,我每次回家邻居都会开门看一眼,帽子不要掉了。”

        "好."

        电梯停了。

        你们走出电梯走向家门口,还没碰到门却传来了门的声响。

        “姑娘,回家啦。”原来是身后的邻居阿姨。

        “嗯。”这个邻居阿姨太过于热情,热情到你生怕多说一句就会被拉去喝茶。

        “这是你男朋友?”

        你吃了一惊,虽然很想大声的说将来会是的,但还是羞涩的挠着头否认。

        Sans轻笑了一下。

        在邻居阿姨的又好几轮进攻后你才打开门,匆匆逃进门。

        "wow,这太热情了."Sans看着一脸惆怅的你。

        “是啊是啊,热情过头了。”你没好气的围上围裙,准备做面食。

        "我还没吃过人类的食物,很新奇呢."

        “有可能回复HP的吧,”你走到厨房里,“敬请期待。”

        做了一段时间后,你发现有些不对劲。

        有谁进来了,是不熟悉的脚步声。

        赶紧出门查看的你吓得浑身僵直,因为在客厅里有个一身灰的人手持锐器压在Sans身上,那反着光的银色物体眼看就要触碰到他的灵魂。

        这行为使你感觉有什么重重地敲击了你的灵魂。

        “停下!”你在喝止的同时拿起刀奔向灰衣人。

        灰衣人转过身来。

        你将身侧的刀送了出去。

        眼前一黑。

        再次恢复视觉时,是在前往小区的公交车上。

        夕阳洒在身旁的Sans脸上,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不妥,只有担心。

        "hey,kid.做噩梦了吗."他皱起眉头,想伸过手来安慰你。

        你欣然接受了,“大概是吧,蛮真实的,希望不要是预知梦。”

        "哇,看来是非常糟的梦呢."

        “是啊……”你看了一眼车外,“到了,下吧。”

        "ok."

        你们站在某小区大门口前,吹着傍晚清凉的风。

        "那个梦…"

        “怎么了?”

        "没事了."

        你被搞得一愣一愣的,歪着头想不出个所以然。那个梦留给你的印象只有不愉快,没 有 任 何 的 细 节。

        "你饿吗."Sans突然来了一句。

        “当然,我可是要饿得只剩‘骨头’了。”

        "heh,不错.我这里还有份热狗,既然如此,就边吃边逛吧.我也才刚来,不能浪费了晚上的美景."

        “Sure。”你看着远方被染红的天空。

        “我们可以去个很漂亮的地方。”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还请你留下宝贵的意见,怎样的都行(•̀⌄•́)
         如果对这个系列感兴趣可以点一点关注,顺便点个小蓝手!谢谢!

【UT】纸飞机(classic sans x you)Part 1初遇

※OOC

※处女作

※大概是华北地区

        我本是普通人,可你让我拥有了超能力。

———— Part 1 初遇

        红绿灯倒数30秒。

        你轻哼《It's Raining Somewhere Else》,回想着游戏中的场景。

        红绿灯倒数25秒。

        看着漫天柳絮,不禁想到骷髅。那骷髅会打喷嚏吗?

        红绿灯倒数10秒。

        思绪回到现实,红绿灯还差9秒,快了。

        蓝色。

        突然的一抹蓝闯入视野,是梦想中的蓝,是魂牵梦绕的蓝。

        你惊讶的看过去,对面站着一个小胖子,穿着完美的蓝色卫衣,戴着兜帽,笑嘻嘻的,腿上黑白条纹运动裤,随着微风飘荡,没系上鞋带的浅蓝帆布鞋打着节拍。

        你愣住了。

        红绿灯倒数5秒。

        你失神且失礼的望着那个胖子。

        他看向你。

        你们的视线对上了。

        红绿灯倒数2秒。

        强烈的感情撞击着你的灵魂,催促你在绿灯亮起时飞奔向对面。

        那胖子只是看着你,笑嘻嘻的。

        绿灯亮起。

        你不顾前方还未走远的车辆,奋力跑向对面。

        漫长,时间很漫长,斑马线也很漫长。

        终于,你终于跑到了他的面前。气还没缓过来,就慌忙问他:“不好意思,我能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吗?”

        问的太直接,太大胆,是你之前不曾做过的事,但有一股暖流温暖着你的心脏,鼓舞着你的自信,让你问出了口。

        "sure."他合上左眼,"如果我有的话,我非常乐意给你这样勇敢的小孩."

        他的举止和心中的设想贴合起来,这冲击了你的灵魂,心脏也同时漏了一拍。

        随后有别样的感动,抓紧你的心脏,钻进你的胃,背着你的喉咙,挤压你的泪腺,让眼泪转着圈。

        “冒昧的问一下,您是叫Sans吗?”你小心翼翼的发问,同时尽力掩饰自己颤抖的哭腔。

        "是的,看来你认识我,不过我不记得你了,抱歉。"Sans的眼神略微的改变。

        “Mt.Ebott.”你试探性的说出这座山的名字,对方的眼中有了不可察觉的改变。

        “结界。”他转过来正视着你,因为你的话语。

        “我是……”你犹豫着要不要说。

        "什么?"

        “我是……传奇屁王……”你的声音逐渐变小。

        "wow,这真是太幼稚了.不过…它是我的秘密秘密三重暗号."他的半个脸被兜帽的阴影挡住,能看见的只有笑嘻嘻的嘴角。

        "你是玩家。"

        周围的空气瞬间降至冰点,一股寒意爬上了你的脊背。

        "别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只是…你为什么不在frisk身上?"

        “我不知道,这里是我的现实世界。”

        "有趣…那么,你为什么会冲过来?"

        “不由自主。”

        "玩家也会被控制啊."

        “不,不是,只是下意识的动了起来……”

        "welp."

        你们两人默契的沉默了一刻。

        “你为什么在这儿?这是中国。”

        "瞎逛,"他又合上左眼,“因为我是个'骨'怪的骷髅.”

        “Pfffff”你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会中国的谐音梗。”

         "yep,这总是有意思的."

         “你刚刚说我不在Frisk的身上,Frisk可有自主意识了?他的决心呢?”

        "是的,他现在是一个个体.而他的决心,依然适用."

        “不错的结局。”你浅浅的笑了一下,“话说,你不如在中国住几天,我有自己的房子。”

        "…好啊."

        因为周围并没有同好,所以想在LOFTER上收到大家意见,看到这里的朋友请留下你的感受,谢谢。

        如果大家觉得阅读起来还可以,不是很磕绊的话,请务必留下你的小蓝手。

        谢谢看到这里的旁友(•̀⌄•́)

        后续章节烦请挪步到个人主页查看•ᴗ•